【杂文随笔】看到浣花溪别墅

编辑:郝老师 发布于2017-05-11 14:10

  杂文随笔是郝老师的杂文库第四大栏目,杂文随笔即即兴发挥的一些随笔杂文,是郝老师通过网络、书刊、报纸等媒体筛选而来的杂文,其中包括散文、诗歌、小小说、心情日记、话题、随笔等等精选的杂文,好杂文随笔要与大家分享!下面就跟随郝老师一起来欣赏这篇《看到浣花溪别墅》

【杂文随笔】看到浣花溪别墅

  两年前的“七一”,北京市记协组织一批媒体记者去延安,我也有幸跟随前往。今年“七一”,我又一次来到延安,除了耸立在延河大桥桥头的延安城管大楼是新添的一处“景观”外,其他的地方都是“故地重游”。

  从井冈山到遵义,从延安到西柏坡,这些革命圣地都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工作、生活过的地方,都是中国共产党在成为执政党之前的旧址。革命党与执政党的区别在于革命党大多是非执政党。作为一个非执政党,要实现执政的目标,离开艰苦奋斗是不可能成功的。不用说中国共产党在成为执政党之前经历过数不尽的艰难困苦,孙中山和中国国民党在推翻清政府、成为执政党之前,也有自己的苦难历史,并非都是一边享受一边就革命成功了。当中国国民党成为执政党后,才开始完全进入腐败无能,被廉洁有为的中国共产党取而代之。一个党如此,一个人也如此,执政者与非执政者有时也有天壤之别。延安城管的一个所谓临时工都敢踩在延安老百姓头上肆意践踏,他怎么有这么大的胆量和气魄?大概他以为有城管执政者撑腰了,就可以如此妄为。

  7月4日《南方周末》刊发了一篇《成都官场余震》的报道。报道说,继前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后,四川省文联主席郭永祥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中纪委调查,这是近期四川落马的第二位副省级干部。有一个细节描写,两位落马高官是邻居,都住在杜甫草堂南面的浣花溪别墅区里。

  据报道,成都浣锦滨河路上的别墅区,有物业保安和武警双重站岗。隔段时间,还有特警骑着重力感应车,围绕着浣锦滨河路巡逻。三米高的白色围墙里面,一百五十栋中式别墅坐落在浣花溪公园风景区中,被浣花溪原生态湿地和沧浪湖簇拥着。这里不仅可以看见杜甫草堂的参天古树群和浣花溪公园的万树坡地森林,还紧邻府南河和浣花溪。2005年,成都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以集中修建干部住宅项目立项,在浣花溪公园这片成都绝无仅有的黄金地段,修建起七十栋超过五百平方米的独栋别墅,八十栋超过四百平方米的联排别墅。尽管不乏质疑之声,省、市领导都搬进了这些每栋市价超过千万元的别墅。郭永祥和妻子、孙女住的是地上地下总共五层、总面积超过六百平方米的别墅。根据中央有关规定,副部级以上干部居住面积标准为二百平方米。杂文

  我希望有机会去参观一下浣花溪别墅。从延安窑洞到浣花溪别墅,中间有七十多年历史之隔,更有党的群众路线与脱离群众之隔,也有革命党与执政党的时空转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