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变异的残疾保障执行力

编辑:郝老师 发布于2017-05-12 14:14

        杂文精选是郝老师的杂文库第一大栏目,杂文精选即精选杂文,是郝老师通过网络、书刊、报纸等媒体筛选而来的杂文,其中包括散文、诗歌、小小说、心情日记、话题、随笔等等精选的杂文,好的杂文精选要与大家分享!下面就跟随郝老师一起来欣赏乔加贝的这篇《变异的残疾保障执行力》

【杂文精选】变异的残疾保障执行力

  我的故事是实名的真实故事。

  乔晓玉六七岁时一次高烧不退,母亲抱着去看病,父亲整天不是赌博就是打妻子儿女,他赌钱时,他那天赢钱了,老婆孩子则平安无事,如果他赌博输了,严重的情况是钱输精光了,那么老婆孩子必然倒霉,被骂被打,也是家常便饭。

  母亲抱着儿子到地方的私人小医院看病,打针,吃药,就是不退烧,去附近的私人小医院看病,是可以欠账的,至于大医院,看不起病。

  小小的发烧,时间一天一天的拖延,最后,乔小玉眼看不行了,母亲到处借钱,先到屠元乡医院,到了那里,医生赶忙叫他们转院到宿迁市医院。

  他们来到医院,经过确诊已是大脑炎,经过治疗一段时间,在医生不同意的情况下,父亲急匆匆的办理了出院,只有出院了,他才不会耽误他赌博。

  所谓的“可怜天下父母心,”所谓的“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这些话,在这个家,都成了最可悲的嘲讽。

  经过市医院的治疗。

  乔晓玉性命是保住了,可是,一方面高烧导致的大脑炎严重,一方面是他父亲的主观出院,就这样,改变了一个小男孩的命运。

  出院后,乔晓玉不能说话,当然也不能上学了,过去了多年,一次偶然的意外,被一个木片上的大钉子刺破了舌头的底部,流了满嘴的血,之后,却可以咿咿呀呀的说话,只是说的不清楚。

  上学了,语文还可以简单的学几个字,可是,数学却十以内的,就是经过三十了,也不会。

  上学的事,自然一年级毕业。

  乔晓玉今年三十岁了,在这个三十年中,中间有多次发生像疯了一样,大吼大叫的,家里买点精神分裂药给他吃,之后,睡几天,又慢慢的好了。

  曾经,他的父亲在他发疯病时,想将他活活的勒死,但是,由于受到长辈的报警威胁,就只能半途而废。

  乔晓玉说话可以的,简单的家务也能干点,可是,腿不知道怎么了,一瘸一瘸的,不识字,十以内加减法也不会,还可能有强直性脊柱炎,这样的小孩子,却迟迟的办不下残疾保障的事。

  三十的人了,很好的男孩子,高高大大的,曾经的那些小伙伴都成家立业了,而他,从来没有打过工。

  一个人的一个人。

  曾经他说:“俺哥,我哪里都不想去,以前一起玩的,他们的小孩都多大了。”

  我经常想,这样的小孩子,残疾保障金为何就办不下来呢。

  很多人说:“没有送礼,没有请客。”

  他的母亲带着他从乡村到宿迁市,还是杳无音信。

  残疾保障,是为了那些真的需要的弱者设定的,可是,怎么执行的呢。

  像乔晓玉这样的弱者,又有多少,因为父母没有送礼,没有请客,或者不会做人,而没有办下来呢。

  偶尔的,我会想,我真的希望,自己非常的有名气,这样的话,我写的文章,希望可以帮助一些弱者。

  我们的时代,是娱乐至死的时代,谁去关注,帮助,这样那样的这些那些弱者呢。

  “扶不扶一个老太太”都闹的满国风雨的,还有谁去在乎那些农村的弱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