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难忘那碗西红柿鸡蛋汤

编辑:郝老师 发布于2017-05-10 09:42

  杂文精选是郝老师的杂文库第一大栏目,杂文精选即精选杂文,是郝老师通过网络、书刊、报纸等媒体筛选而来的杂文,其中包括散文、诗歌、小小说、心情日记、话题、随笔等等精选的杂文,好的杂文精选要与大家分享!下面就跟随郝老师一起来欣赏这篇《难忘那碗西红柿鸡蛋汤》

【杂文精选】难忘那碗西红柿鸡蛋汤

  我喝了一小口,酸酸的,香香的,咸咸的。既有西红柿的酸,又有鸡蛋的香味,还有香油、葱、姜、芫荽的香气,这股热香气,充满了我的鼻腔、口腔,充满了我的脑海,充满了我的心田……

  以前在我们老家,人们把西红柿叫做“洋柿子”,我只是见过“洋柿子”,没有吃过它,更没有喝过用洋柿子做的鸡蛋汤。直到我考上当时的安站凤山联中,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同老师们一起,才喝到了用西红柿做的鸡蛋汤。那碗由红黄组成的金黄色,加一点芫荽青叶,飘着香油的西红柿鸡蛋汤,一直飘香在我的记忆里。

  凤山联中,是在原先的一座寺庙的旧址上建的一处初级中学,在我村的西面,离我家有三里地远。起初是公社农业中学,后来改为普通初中,主要招收附近的凤山村、王家台村、河套洼村及我村的小学毕业生。因离凤山村较近,所以取名为“凤山联中”,又因是在我村的西面,所以,我们就说到西寺读初中。学校没有院墙,学校的北、西、南全是高山,学校紧靠北山,北高南低,西高东低,站在学校的操场上向南看,特别是向东看,视野格外开阔。每天早晨,我们这些学生在老师们的带领下,迎着从东方冉冉升起的太阳,集体跑步。

  1973年我考上“凤山联中”(那年赶上学校整顿合并,我村的初中部取消了,全公社的小学毕业生都要参加全县的统一升学考试),在这里我读完了初中。学校里有五位老师,辛校长教政治、物理,母老师、刘老师教语文,步老师教我们数学,王老师教我们化学,还有一位爱讲笑话的校工。

  我们学生不在学校住宿,也不在学校吃饭。我们是每天早上早早起床到校跑操,上一节晨读,接着上一节主课(一般不是语文,就是数学),然后放学站队回家吃早饭(同一村的同学站一队,有队长。)吃完早饭再回校上上午的课,再回家吃午饭,吃完午饭再回校上下午的课。下午的课结束后,活动一会儿,就紧接着上两节“晚自习”,回到家天已经很黑了。

  当时学校有两个班,一个初一,一个初二。路东是初一教室,路西依次是办公室(兼校长办公室)、老师宿舍和初二教室,每口教室前有一个用石板作面,上面抹上水泥的乒乓球台子。办公室的南面对门有一间较矮的石头小房(其实整个学校的房子全是用石头建的,就连我们的课桌及老师讲课的讲桌,也全都是石板条子垒起来的),小房的门正好朝着办公室门,是给辛校长、母老师这两位“公办老师”做饭的“伙房”。伙房的门西面有一棵虽较矮但树头很大的柳树,柳树下面放有一口很大的黑陶瓷水缸,柳树的枝条紧贴着水缸的边沿来回摇摆着。

  水缸里的水是一位凤山村的叫做“刘洪和”的校工,从南边的凤山下面的深沟里,用肩膀一担子一挑子挑上来的。我班的“刘洪旭”同学叫校工为“四哥”(校工师傅在家排行老四),辛校长、母老师们也都喊他“四哥”,我们就喊他“四叔”。

  校工不但挑水,还给辛校长、母老师做饭,还负责护校,是一位全职校工。他对我们学生很亲切,我们渴了,就用水缸沿上的舀子,舀水喝,尽管他挑水不容易,但他也不阻止。到了初一的下学期,我们就利用课间时间,帮助他挑水,但一般情况下他是不让我们替他挑水的。

  那个年代,虽然全国在学习“黄帅”,学习“张铁生交白卷”,但我们凤山联中的老师们,在辛校长的带领下,仍然以教学为主,尽可能地想法设法让我们多学些文化知识。如借批“孔老二”,就变相地教给我们一些“文言古文”知识,历史知识,变相地讲授《论语》的“子曰:……”,母老师还给我们讲“孟母三迁”的故事。

  记得我上初一的一天早晨,我因前天晚上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把脚崴了一下,走路有点疼,奶奶给我用小布袋装上两个“大鼓鼓”(一种近似于现在的大包子)。对我说:“小儿,你脚疼,拿上这两个‘大鼓鼓’,早饭就在学校里吃,给你老师要碗水冲冲,就别回家吃饭了。”

  上完早上的课,同学们都回家吃早饭去了。我一个人在教室里,刚想拿出“大鼓鼓”吃,辛校长不知什么时间站在我的课桌前,问我:“廷华,你怎么没回家吃早饭呀?”

  我就赶紧站起来,把情况说了。校长说:“我也尝一尝奶奶包的‘大鼓鼓’好吗?”我刚才还有点紧张,这一下就好多了。

  我说:“校长,‘大鼓鼓’是用芋头面子做的,黑。”校长笑着说:“没事,我爱吃”,我就递给校长了一个。校长把“大鼓鼓”掰开一看说:“还是胡萝卜的馅子。”就咬了一口。

  校长边吃边说:“奶奶包的‘大鼓鼓’香,香,还有‘油渣渣’,好吃。”校长放下一块,吃着一块就疾忙走出教室,对着伙房,高声喊了一句:“四哥,锅里多加一碗水”。

  一会儿母老师也来要吃“大鼓鼓”,我还没给老师,老师就拿起刚才的另一半吃了起来,也是说好吃。老师边吃边对我说:“廷华,到办公室来吧,我们一起交换着吃。”这时我也就没有什么拘束感了,拿上我的另一个“大鼓鼓”,跟着老师来到了办公室里。

  到办公室里一看,原来的办公桌,变成了餐桌。餐桌中间有一个盆子,盆子四周摆着四只碗和四双筷子,桌子四周有四把椅子。校工“四叔”正在向每一个碗里舀着饭,“四叔”边舀饭,边说:“今天我做得‘洋柿子’鸡蛋汤”。校长在向外拿他的干粮——“煎饼”,见我进来,就随便的说:“开饭”。

  我靠“四叔”旁坐下。母老师拿出他的饼子,递给我笑着说:“我们吃了你的‘大鼓鼓’,你吃我的饼子”,并把冒着热气盛满西红柿鸡蛋汤的碗,慢慢地向我跟前推了推,亲切的说:“廷华,就着汤,吃吧。”

  我看到碗里的上面飘着红红的西红柿片,西红柿片的中间有稍黄的筋,碗里飘着鸡蛋碎了的鸡蛋穗子,飘着香油星子,飘着葱花和几片芫荽叶,不用靠近碗,就能闻到飘绕的香气。校长见我只看还没喝,就说:“廷华,喝吧,喝完再舀。”我喝了一小口,酸酸的,香香的,咸咸的。既有西红柿的酸,又有鸡蛋的香味,还有香油、葱、姜、芫荽的香气,这股热香气,充满了我的鼻腔、口腔,充满了我的脑海,充满了我的心田……

  时光虽然过去了几十年,但,我到现在一见到西红柿,就立刻想起了那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汤,因为在那碗西红柿鸡蛋汤里,盛着校长、老师们、“四叔”、大家对我满满的爱,满满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