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东北方言

编辑:郝老师 发布于2017-03-14 12:33

  杂文精选是郝老师的杂文库第一大栏目,杂文精选即精选杂文,是郝老师通过网络、书刊、报纸等媒体筛选而来的杂文,其中包括散文、诗歌、小小说、心情日记、话题、随笔等等精选的杂文,好的杂文精选要与大家分享!下面就跟随郝老师一起来欣赏这篇《东北方言》

【杂文精选】东北方言

  东北话是个主要北方方言汇聚后形成的方言,也是如今普通话形成的主动因素之一。我们戏称东北人为“东北虎”。东北话也像东北虎一样,庞大、敦厚。承载东北话的东北的“匪气”也成了东北话被加上去的一个显著特点。如果我们说吴语是欧洲浪漫的法语,那么东北官话就显然成了欧洲战士们使用的德语,北京话就是英语,天津话就是荷兰语,苣荬菜味儿就是瑞士德语,老奤儿味儿就是奥地利德语,海蛎子味儿就只能当丹麦语来处理了。其实,东北方言算是中国所有方言中,除了代表普通话的北京方言外,被研究得规模最大的一个方言了。并且研究模式也已经比较成熟,甚至已经处于全面研究边缘的一门方言形式了。我们在知晓、明了、其语法、词汇特点以后,是不是也应该考虑考虑这门方言的语音细部构成呢?希望这是一篇抛砖引玉的博文,能让大家从语源的角度来探讨、钻研语音。

  【篇一:东北方言】

  东北人注意啦啊,咱这疙儿眼瞅要降温了,大家出门多注意啊,别扬了二正的到处撒磨,跩一跤,埋了八汰的。

  工作上也别老突噜反仗,半拉咔叽的,有点敬业精神。虽说这年头挣点钱都不容易,但也别老买那便宜娄搜的破玩意儿,对自己好点儿。

  家里头家务活也多干点,别总整得屋里屋外皮儿片儿的,墙上也魂儿画儿的。工作一天回来看着多闹听啊!

  性格外向的,稍微收敛点,别老跟欠儿登似的,二虎八叽,毛愣三光的,说话办事有点谱,败总武武玄玄的瞎忽悠,武了豪疯的,时间长了,也让人咯应。

  性格内向的呢,多和人沟通,说话别老吭吃瘪肚的,做事要七拉咯嚓,麻溜儿利索儿的。

  年纪轻的呢,不要嘻里马哈,得得搜搜,跟老人说话客气些,有点耐心,别总鸡吃掰脸、个个棱棱的,多和人唠嗑,别动不动就支把起来,虽然东北人都不是囊囊踹,也不能惹毛了,要不干仗也贼讷。

  年纪大的呢,也不要jiao(觉)着自己已经老天扒地,老么喀嚓眼了,要保持年轻心态。

  总之,天气好的时候大家都多上gai(街)溜达溜达,别老趴家里把自己整得罗锅拔象的,时间长了屋脊六兽的!

  另外,提醒大家一句,下雪天就败出去了,省得一不小心卡到马路牙子上,再把菠勒盖卡突鲁皮了,就有你闹心的了!

  【篇二:东北方言,我的古朴乡音】

  新年刚过,春节也即将来临。想发点能让网友们一乐的东西,增加点喜庆气氛,就根据小时候的一段经历写了《宁歪嘴子和王二混子》一文。我小的时候家乡人说话东北味很浓,真的像文章中所写的那样。这样的“味儿”现在想起来还很亲切,所以就按照当时人们的说话方式写了那篇东西。没想到反响十分强烈,东北的网友自不必说,看到了家乡味的文章觉得像那么回事;而南方的朋友也很喜欢,只是有些方言看不懂。

  我知道,大家喜欢的并不是我的作品本身,而是风趣幽默的东北方言,是火辣辣的东北汉子,是朴实率真的东北民风。改革开放已近三十年,随着家乡教育事业的不断发展,信息传播技术的不断增强,农民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普通话的全面推广,使得地地道道的东北话逐渐隐退了,成为一种历史文化。人们在相互的交流中都尽量地使用文明规范的普通话,使得南北之间,东西之间,各民族之间的文化、科技、思想的传播更加顺畅。

  但是,很多人对家乡方言都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它的乡音、它的韵味儿、它的朴实、它的情趣儿、它的豪爽,它的坦白,总是萦绕在心里不能忘怀。

  东北方言产生的原因很多,有的土生土长,有的来自满语、朝语、俄语或其它少数民族语,我不是搞民俗研究的,说不出太多的原因,反正从打我记事的那天起,就在叔叔大爷婶婶姨姨的东北嗑中长大。

  东北方言其实是很形象的,除了音译过来的外来语,它对事物的描述都很有特点,掌握了它的规律就不难理解了。

  比如说“盯把(bà)儿”,意思是经常。你看,如果被一个人盯住了你并成了你的“把儿(尾巴)”,你一准跑不了。就曾有个笑话说某一乡长去县里要拨款,县长不愿给;乡长就说你要不给我就盯把儿来。县长是个南方人,没听懂,他说你来我都不给,这丁爸来了也不行,别说是丁爸,就是我爸来了也不好使。

  再比如“奔(bér)儿搂巴相”,意思是难看。东北人管大而突出的额头叫“奔儿搂”,大奔儿搂的人自然长得就难看。也有的人灰谐地把爱犬叫奔儿搂,所以形容一个人长得“奔儿搂巴相”,也都是开玩笑的说法。

  再比如“些恨巴查地”,意思是喜爱,不忍释手。“些恨”是希罕的谐音,希罕的东西自然招人喜爱。

  就不再打比方了。东北方言很多很多,不胜枚举。我下边就把我在《宁歪嘴子和王二混子》中涉及到的方言作一下注释,以方便网友们阅读,也算在这里对给南方朋友带来的阅读上的不便赔个不是。同时也让大家对东北方言有一点点的了解。

  巴锔子:一种两头带利钩,用来连接和固定房屋木头框架的铁器。

  损种:缺德的,不干好事的人。胎(tǎi)歪:瘫痪。

  班对班儿:一般大,一样的大小或一样的年龄。

  拔犟眼子:对一个事较起针儿来。嗄牛:处事较特别,独出心栽。

  白眼狼:白吃白喝,不讲义气的人。整个浪儿:全部

  包圆儿:全部拿下。逮个屁嚼不烂:反复磨唧同一个事。

  丁壳儿:能耐,有力度。贴晌儿:临近中午呲哒:斥责

  坑吃瘪肚:很费力的样子。呵碜:丢人。埋汰:使你没面子

  叽咯浪:很激烈的辩论或口角。鸡头掰脸:很激动地与人争吵

  老鼻子:很多很多。跋(bà)哧:很费力地走

  五脊六兽:原指房屋顶上六只兽的雕像,引伸为寂寞难耐的意思。

  奔儿咕:完蛋了。体登:报废。咯应:反感。尿唧:耍熊,哭唧唧。

  刺毛厥腚:挑皮掏蛋,耍横。甩剂子:生气走人。

  卡把拉(là):树叉结合部,有时开玩笑也指人的裆间。啥摸:四下张望。

  嘎拉哈(hà):动物关节处活动的骨头。有猪的,也有羊的。这是个最有意思的方言。东北人常开玩笑说:“这事儿可要了嘎拉哈了!”你瞧,要是把一个人的关节弄下去,这人不就废了吗?另外,嘎拉哈还是可以做玩具的骨头,也叫“猪子儿”、“羊子儿”。小时候常玩“欻(cuǎ)嘎拉哈”,很有意思,如果大家感兴趣,我另发文介绍给大家。

  【篇三:东北方言中很少注意到的一部分】

  网路上一直注意的是东北官话或方言的词汇,很少有专门注意东北话语音的文章。前不久在哈亚斯坦首都叶烈万的时候,我认识了那边孔子学院的一位志愿者老师。她是唐山人。我们知道,一般唐山人讲的话,在除东北和环渤海地区人们的耳朵里,就被认为是东北话。这个还得从东北话的分类里讲起。

  东北话是我们对一个方言区的总称。这个方言区我们正式地会叫做“东北方言区”。相应地,这个东北方言区中最具代表性的话,我们一般称为“官话”。那么,在东北地区的方言官话,我们就会称为“东北官话”。东北官话,在地理上,使用范围很大,主要集中在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原察哈尔和黑吉辽三省划出去的部分、原热河部分地区,以及今天河北省秦皇岛市。但是,在东北方言内部,我们统称的这个方言名字内,还包涵了很多的次生方言区。东北方言中称这些次生方言区为“味儿”。“味儿”也成为了这些次生方言区的单位名称。最主要的4个“味儿”有黑龙江大部、吉林中、西部、辽宁北部铁岭地区和内蒙古东部的“臭糜子味儿”,吉林东南部和辽宁大部的“苣荬菜味儿”,辽东半岛南端的“海蛎子味儿”,以及散布在东北地区以及山海关以外一直到河北唐山的“老奤儿味儿”等等。其中苣荬菜味儿和海蛎子味儿已经非常接近胶州方言和河北方言了。而老奤儿味儿可以说是一个有交集的概念:这个东北方言中的次方言在河北方言中却属于一个和北京话、天津话一样的河北方言次方言区。如此说来,我们也不好去界定北京话、天津话和保定话在河北方言中的地位了,因为这三个方言都是在清军入关后逐渐形成的。而这个河北方言,特别是在保定以南的方言,我们都可以归划到中原的河南方言区里去。而张家口一带的方言,那里是纯正的晋北方言,我们不去考虑。所以,在依成因定义方言的话,那么包括京片子在内的一带次方言区,我们都可以认为它们是东北方言区。这个划定用历史分析法,我认为一点都不具争议性。并且使用上述这4种方言的人也不会去反驳这种划分法。那么,建国后要把北京和天津两地的方言分出来的想法,大概应该是出于政治的考虑。现在想想,北京话凭什么就不属于东北方言呢?就像大家一致认为上海话就是吴方言区的方言一样。没有什么特殊性。

  臭糜子味儿一直被认为是东北方言的官话。它代表的是东北方言的大多数。在东北方言中,臭糜子味儿的使用人群大致占到了使用人群的60%以上。在这里,如果北京话也算东北方言在内的话,那么它也是属于臭糜子味儿的。因为清人入关带去的和当地话结合“味儿”应该是满清皇室一直操持的口音,而满清皇室或八旗子弟们的发源地是白山黑水,且爱新觉罗氏一直认为其祖先发源于今天的长白山天池。臭糜子味儿也是一个混合各种方言和语言的产物。它在历史上曾经混合过河北、河南、山西、山东等地的调和音,还吸收过如满、俄罗斯、朝鲜、大和、蒙古、鄂温克、鄂伦春、契丹-达斡尔等等民族的语言词汇。其中最主要的,是满语的影响。我们今天学到的普通话中的4个声调的调值(55、35、214、51)就是满人在说话时音高较高的影响。

  历史上,我们一直以吉林、长春和哈尔滨一带臭糜子味儿的口音作为东北官话的标准音。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东北方言词典》中,作者选取的长春和吉林两地的臭糜子味儿的东北话,不仅因为这两个地方被满族人称为满人的“龙兴之地”,还因为这里也是臭糜子味儿和苣荬菜味儿的大致交界处中的两个中心,具有兼顾南北的性质。再加上这一区域也有不少操“老奤儿味儿”话的唐山人居住,除了大连附近的海蛎子味儿外,几乎全部涵盖。

  当然,我们今天的主题不是在于讨论臭糜子味儿、苣荬菜味儿、海蛎子味儿、老奤儿味儿、北京话、天津话和保定话哪个优,哪个劣的问题。这是一个讨论不清楚的问题。存在即合理。所以我们不去讨论那些没有结论的问题。我们来讨论一个很少人去想过的问题——臭糜子味儿中和今天普通话发音不一样的地方是怎么来的?有人肯定会问,前面说了,都是来自河北、河南、山西、山东等地的音和调了,还有什么可讨论的呢?这些只能说是一个大概念,具体说,东北话的臭糜子味儿中有一些我们对比北京话听着不一样的发音。这些是在清人入关前就存在于东北方言中的固有元素吗?我说,这不是。这些元素来自老奤儿味儿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