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杂文】谁偷走了我们的戒尺

编辑:郝老师 发布于2017-05-10 09:53

  推荐杂文是郝老师的杂文库第五大栏目,推荐杂文就是郝老师站在个人角度上认为可以推荐给广大杂文爱好者的杂文,是郝老师通过网络、书刊、报纸等媒体筛选而来的杂文,其中包括散文、诗歌、小小说、心情日记、话题、随笔等等精选的杂文,好推荐杂文要与大家分享!下面就跟随郝老师一起来欣赏这篇《谁偷走了我们的戒尺》

【推荐杂文】谁偷走了我们的戒尺

  “黄金棍条出好人”是我们儿时家长教育子女经常用到的口头禅。它告诉我们,犯了错就要受惩罚,我们才能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行,然而现在少有人念叨。有的孩子几乎连一句辱骂都不能忍受,更别谈棍条了。

  最近读了一篇文章叫《把戒尺还给我们老师》,这篇文章让我深有感触。记得童年时期,我们的老师经常手握戒尺给我们传授知识,只要戒尺一挥,我们就立马就可以进入学习状态。当然,那时候我们普遍都比较贫穷,中国还有80%都是农民子弟,我们努力学习并不是完全因为那根可以伤人的戒尺,也是因为我们家长鼓励让我们努力学习来脱掉“农皮”。我童年时期那会我们还有村小,我们的老师大部分是村里的知识分子,他们对我们的家长家庭都十分了解,他们也从不担心戒尺可能会伤到我们那小小的自尊。

  但是时隔多年后,也是我读完初中高中大学以后,当我走上讲台的时候,真正来参与教学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变了。我记得前几年我还在中学任教的时候,和我一起搭档的老师,每次有学生犯错,他都会使用那根可以让我们学生长记性的戒尺。这根戒尺虽然比较苗条,但是还是很有威力的,至少吃过苦头的学生可以长长记性。但是后来,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揭发我们教育行业的人渣败类,我们教师几乎成为了一个贬义词,正如“教授”被有些人戏称为叫兽。我们一方面从事着天底下最阳光的职业,一方面接受着世人的嘲笑。每次开会那很长很长的文件,关于某某省某某学校某老师又违反规定体罚学生,开除公职,我们听到这些都只能把头埋得很低很低,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当然,违规过分体罚我们是该整治。但是,我们的决策者们是否想过我们有多少教师都是靠这点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体罚学生,我们可以开除老师,一名教师被开除了,我们的媒体再一宣传,是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现在我们的舆论总是同情弱者,声讨老师,那谁又来保护我们呢?

  可是,当我们放下戒尺的那一刻起,我们也放下了我们些许的责任。我们不能辱骂学生,我们不能体罚学生,我们不能……不能……太多的不能,让我们曾经左手拿书右手拿戒尺的老师们无所适从。于是,大面积的学生不做家庭作业,不做课堂作业。小学生,我们老师可以吼一吼,吓一吓,但是我们叫狼来了的次数多了,还有威慑力吗?

  对于中学生,他们行为意识已经基本形成,他们也知道我们的老师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学校不敢把他怎么样,所以作业空白,试卷空白,敢问如果一个班级里只有一个学生能够及格,我们拿什么来讨论教育?文件要求我们不断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不断改进自己的教学方法,可是如果我们只管教学不谈作业,何来的质量?所以,我们有的老师宁愿闲暇之余去开垦一片菜园,适时播种,适时施肥,适时收获。在这片菜园子里,他们才能找到真正的快乐。在这里,才可以抛开一切条条框框,只要尽情挥洒汗水,我们的菜园定会硕果累累。而且蔬菜纯天然,无公害,多好啊!

  有人说现在的教育很畸形,培养出来的孩子跟皇帝公主一样,唯我独尊,一旦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就开始各种寻死觅活,多可怕呀!我们培养着一颗颗定时炸弹,保不准哪一天就会爆裂,炸得我们遍体鳞伤。

  我任教的第二年,媒体报道就有学生殴打老师的现象,这下可好了,学生反过来打老师了。我相信被打的老师肯定颜面扫地。不知他还能否拾起那破碎的尊严站上讲台?或许可以,为了家中那嗷嗷待哺的孩子,为了年迈的父母。他被打倒了,但没有几年后,我在一所小学任教,刚来一周就有家长在学校大门口大喊:“我要投诉你们,老师怎么可以打学生呢?”,吓得我们老师不敢出门不敢发声。因为我们知道,若真的投诉,我们老师定会受到处分。若丢掉那份工作,孩子怎么办?家人怎么办?

  这些,让我很痛心。我们呕心沥血,朝朝暮暮爱着别人的孩子,到头来换来的是什么?是那不起眼的收入?还是那受人尊敬的称号?若这根危险的戒尺会让我们丢掉安身立命的工作,那我宁愿扔掉,从此只讲知识,不谈业绩。我们宁愿好好爱自己,好好爱家人,这才是最实在的。